2017年6项青年国际赛事,英格兰队5次进决赛、4次夺冠  EPPP,让三狮军团不再令人失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7

  【欧洲版驻荷兰特约记者 于 上】七年磨一剑,从天才到赢家

  但是想振兴英格兰足球,光靠训练是不够的。为了让小球员们对职业足球做好充分准备,英足总为23岁以下的球员设置了“英超B(Premier League 2)”以及U18联赛两级比赛。英足总官网的版面设计可以折射出青年联赛地位——两级青年联赛与一线队比赛并肩而立。

  

  从官网,我们就能看出青年联赛在英足总心中的意义

  从2016—2017赛季开始,“英超B”取代U21联赛登上历史舞台,24支EPPP一类球队有资格参赛。

  为了增加联赛竞争力,“英超B”还有升降级制度,24支球队分为甲乙两级各12支。甲级后2名赛季末降级,乙级榜首直接升级,2—5名通过附加赛决出另一个名额。

  

  2017-18 赛季,曼联不幸排名垫底,从 英超B甲级联赛中降级。

  英足总还有很多关于青年联赛的特殊规定,例如每支球队必须在一线队主球场进行至少3场主场比赛,提高球员的比赛体验,尽快适应职业足球。除了联赛之外,还有一系列的杯赛用以锻炼年轻球员。

  2017年6月11日的国际足联U20世界杯上,英格兰1∶0击败委内瑞拉,三狮军团自1966年世界杯后首次夺得世界大赛冠军。与此同时,英格兰U18在土伦杯上也夺得冠军,卫冕成功。

  2017年的6项青年国际赛事中,英格兰队一共5次进入决赛、4次夺冠。

  

  2017 年英格兰U20在韩国夺冠,这是近 50年来英格兰首个世界冠军。

  科学的训练、激烈的竞争,在这样的双重磨练下,英格兰球员们迅速成长。昔日被嘲笑的“三喵军团”,逐渐拥有了赢家的气场。

  

  不少舆论认为,新一代的英格兰队拥有与 前辈们不同的气质。

  在世界杯上打破点球魔咒、一路杀进四强的这支年轻英格兰,就是对英足总青训体系“七年磨一剑”的最好诠释。

  认真地搞“快乐足球”

  2018俄罗斯世界杯大赛上的英格兰能大比分战胜强敌,也时常关键时刻上演神级“miss”。这种“随心所欲”、“不追求享受,只享受过程”的踢法,被很多球迷戏称为“快乐足球”。

  在球迷、媒体乃至球员自己的恶搞中,英格兰队比赛中的“快乐时光”,甚至可能比进球更引人注目。

  但是在圣乔治公园,却有一批人在用专业与认真的态度践行着“快乐足球”的信条——英足总在教练培养上的理念,叫做“Football For Everyone”,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到足球运动之中,每个人都可以从足球寻找到快乐。得益于此,全英目前有超过25万名基层教练员。

  

  连英足总官网也告诉你,做教练是为了快 乐……

  英足总的教练培训一共分为5级,由高至低分别为UEFA Pro、UEFA A、UEFA B、level 2、level 1,后四级也被称为A-D级。这个体系向整个社会开放,普通的业余爱好者可以在低级别中获取专业知识,计划脱下球鞋之后穿上皮鞋的球员则可以冲击UEFA Pro的认证。

  从最低的D级(level1)培训中,我们可以简单的一窥究竟。作为面向普罗大众的“入门级”,D级课程仅持续几个星期,完成之后也只能执教青少年球队。培训的内容也相当简单,没有高深的战术学习,仅包括规则、运动防护、基本要领、礼仪等基本知识与理念,以及对应的实践。

  

  英足总的5级教练制度与欧足联标准接轨。

  任何没有犯罪记录的人都可以报名D级课程,有时当地足协还会专门在大学等组织集中学习,英足总的教练体系几乎零门槛。D级的认证也相当接地气,不设置考试,保证课程全勤即可获得资格。在培训结束后,学员会短暂进行执教实习,但这同样没有评分。

  

  圣乔治公园(英足总教练培训中心)的 见习教练们。

  但即便是最没有门槛、最“业余”的一级,背后同样有英足总专业、科学的训练计划。因为其“简单”,D级培训被戏称为“教父亲们如何在花园草坪上和孩子们玩足球”,但是换句话说,每一位父亲,都可能是英足总的持证教练员。

  盛世之下仍有阴影

  对于英格兰足球来说,以EPPP为基础的新大厦已经建成,但是天空中却依旧飘着几朵令人不安的乌云。虽然很多英格兰球员在小小年纪就已经冠军等身,但是击败美洲与非洲的球星们立足英超依旧是一个挑战。

  2017年夏窗夏支出最高的曼城要比支出最少的纽卡斯尔多花了1.99亿,2012年时,这个差值仅有0.945亿。贫富差距的增加使得中小球会的生存愈加艰辛,他们的转会操作也会愈加保守,相比于租借豪门新星,如今的英超中下游球队更愿意免签成名老将。

  

  年轻的“世界冠军”们回到俱乐部踢不上 球,这很荒谬但是的确存在。

  而随着英超在全球范围的商业开发,本地球迷在俱乐部收入中的占比逐渐减少,俱乐部不再需要仰当地球市的鼻息。相比于给当地社区的孩子出场机会以取悦主场球迷,俱乐部更愿意让那些全球知名的球星们上阵。

  三狮小将们的所得与付出不成正比不是偶然,而是一种令人遗憾的常态。

  

  对比巴卡约科与查洛巴 2016—2017 赛季数据,或 许二者只差在出场时间。

  索兰克在U20世界杯上赢得了金球奖,但是切尔西并没有用一份新合同将他留在斯坦福桥。英格兰新国脚查洛巴也在2017年离开了切尔西,孔蒂更喜欢巴卡约科,尽管后者的法国队首秀饱受批评。

  因此,很多英格兰球员放弃了英伦三岛,转而向欧洲大陆寻求机会。

  

  戴尔等球员都被迫“曲 线救国”,辗转欧陆。

  埃里克-戴尔曾经前往里斯本,来到了葡萄牙体育的青训系统。克里斯-威洛克在和阿森纳的合约到期后,自由加盟本菲卡。桑乔则拒绝了一纸来自于伊蒂哈德的肥约,而去威斯特法伦寻求更多的出场时间。

  距离卢日尼基球场仅有一步,这支年轻的英格兰已证明自己的优秀,以及EPPP的成功。

  尽管未来的征途依旧漫长,但是EPPP已经是一个良好的开始,只要第一缕光明诞生,那么,阴霾迟早会褪去。